那一束淡淡的康乃馨

来源:作者: 编辑:范楼初中2014-11-12

花店门口那一束束绽放的康乃馨,街上嬉笑而过的母女,马路上捧着康乃馨匆匆而过的身影,我想象着:母亲这一刻是否也倚在家门口顾目四盼……

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字眼,不管何时何地、不管是委屈还是欣喜,最先想到的总是她。于是,我换上刚买的衣裙,拿起包好的康乃馨,提包、下楼、驱车,驶向母亲的方向。每次回家,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车程,而在我的心里,总觉得那个距离太远,尤其是在今天。

车在行进,思绪在翻腾……

母亲大半生辛苦勤劳,从分家时的一盆青稞面、一口锅、两个碗、几双筷子;奋斗到盖起一座土坯房、再后来盖起满院的砖瓦房、直至现在盖起一幢楼房。

我的妈妈是个地地道道的的农村妇女,她勤劳、善良、朴实、更爱我们。记得小时候,我的身子弱,妈妈很是偏爱我。尤其是早饭那压在面条下的荷包蛋,经常招来调皮的弟弟的羡慕。这在那重男轻女的农村是极为不常见的。上中学时,学校在离家五六里路的小镇上,每每放学的时候,母亲总是严格计算着时间,哪怕是晚回家五分钟,也会在家门口看到她等待的身影。

即便是到了现在,我已进入而立之年,早已结婚、生子,但在妈妈心中依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。工作的压力、生活的烦恼,我从不敢轻易在她面前提起。我知道哪怕是我一丝一毫的不如意都是她心中最重的牵挂。

终于到了家门口,我习惯性地按了按喇叭,母亲是极其欣喜与这个声音的。每次她都匆匆跑出院落,有时是端着和面的手,有时是拿着正摘的菜,有时是等待晾晒的衣服……此刻也一样,母亲一只手挽着另一只手的袖子,正在帮我准备带回去的鸡蛋。

母亲看着我手中的鲜花,嘴里嘟囔着说:“来就来,买这玩意干嘛?我说:“今天是母亲节。”“什么节不节的,咱农村人不兴这个。这花,现在肯定特费钱,比一袋面还贵哩,又不当吃当喝的,乱花钱。”兴冲冲的我一脸的委屈,望着母亲离去的背影,我的心里一阵酸,我知道她是怕我多花钱。

母亲是从苦水里熬过来的,生活的困苦和艰辛让她养成了一度节俭的习惯,尤其是在我们小的时候,一粒豆子甚至都想嗑成两瓣吃。但看着母亲话语背后隐藏的满足的笑容,我心里的喜悦如夏花般肆意绽放。

母亲就坐在我的面前,我从她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。现在的我就是当年的她,而现在的她也就是多年之后的我。就在她侧头整理东西的那一瞬间,我看到她鬓间得白发在窃窃私语。忽地,我的心生疼!

近几年乃至我三十余年的人生,如果没有母亲的鼓励是难以想象的。母亲一面鼓励我不断地学习进修,一面给我讲那些最朴素的人世的沉浮,母亲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。

浅夏,树叶儿油光发亮,在清风的吹拂下格外撩人!成长的记忆在梦境里飘荡思索,告别了母亲,我驶向另一个方向。回到家,调皮的儿子躲在门厅的后面,诡秘地从身后拿出了一幅画,“妈妈,节日快乐!” “这个大人是你,这个小孩是我,这上面画的是你在领着我上学去……。”我看着手中的画,听着儿子的解释,满眼都是泪水!

祝天下所有的母亲,母亲节快乐!


相关新闻

丰县教育 Copyright@1996-2014版本所有

浏览器建议:IE5.5或以上版本 建议分辨率 1024*768

苏IPC备10047801号